当前位置:
首页 > 政务信息 > 政策文件 > 政策解读 > 工作解读

[“一把手”解读重点工作]市城市管理委主任孙新军接受《新京报》媒体专访:“退无可退、躲无可躲”我们要担当起来

日期:2017-04-28
  4月12日下午,委党组书记、主任孙新军接受新京报媒体专访,同新京报副总编辑王悦一行就城市管理改革和2017年重点工作进行交流座谈。柴文忠副主任、赵功委员及相关处室负责人参加会议。
  挂牌成立逾半年后,北京市城市管理委的“三定”方案已于近期“敲定”。整合多部门城市管理相关职能后,“年轻”的城市管理委已成为能源运行、城市容貌、垃圾处理、环境卫生、地下综合管廊等城市管理多个方面的主责部门,并在破解“城市病”方面被寄予厚望。
  近期,《北京市城市管理委员会(首都城市环境建设管理委员会办公室)主要职责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》(三定方案)已印发实施。城管委机构改革终于落定了。如何破解城市管理中“九龙治水”的格局,如何统筹协调综合管理与专业管理?近日,记者就上述问题专访了北京市城市管理委主任孙新军。
  新京报:这次机构调整,主要有哪些变化?
  孙新军:这次改革把发改委的煤电油等能源日常运行管理,煤炭电力等行业管理,以及充电桩等建设运行管理职责并入。这样基本上在能源管理上形成体系。相当于把煤电油气热统一管起来,打通全体系的能源运行管理,而不是分散的。
  成体系的还有生活垃圾方面,之前再生资源管理在商务委,这一次把再生资源也管起来,形成全垃圾系统。固体废弃物的收运、处理就横到边、纵到底了。
  再一个是环境卫生方面,把水务局河湖周边及园林绿化局绿化带内的环卫职能全部划过来,全市环境卫生的布局上就没有交集了。
  这三个方面是改革后统一起来的职能,把和城市管理相关联的部门统一起来,防治运行过程中的交叉,减少部门顾虑和工作扯皮。
  新京报:电力、煤炭等能源运行管理职责划入后,今后,能源管理会有什么变化?
  孙新军:这一次改革标志性的内容,就是把能源运行管理等方面全部划到市城市管理委,构成一个能源板块。由一个主管单位承担煤电油气热能源的指挥调度等,为北京市热电气联调联控打下了组织基础。
  比如,原来冬天缺气的时候,热电气要联调,热、气在我们这,电在发改委。所以几家要来回协商,需要更多时间。现在只要我们自己就直接搞定,相当于由外循环变成内循环,可以内部操作这件事。所以此次改革,体制上的变化,减少了沟通成本,相当于加了润滑油,顺畅了很多。
  新京报:新设置的地下综合管廊处具体负责哪些职能?
  孙新军:地下综合管廊是新兴的东西,可以整合有限的地下空间资源,减少千夫所指的“马路拉链”现象。去年开始,不到半年时间,便累计开工建设53公里地下综合管廊,包括北京城市副中心(行政办公区和文化旅游区)、来广营北路、顺白路、轨道交通3、7、8号线、石景山保险产业园、丽泽商务区。这个规模和速度在历史上是空前的。
  以前,这一块工作职在多门,你管一段,我管一段,标准规范各异,资源分散,效率也不高。成立专门部门后,做得更加专业、规范,今年,我们还会开工建设超过46公里,包括新机场高速公路、世园会园区内外综合管廊等。
  新京报:新成立的环境卫生设施处,增加“设施”两字,和之前有什么不同?
  孙新军:“城市病”有两个层级,一个是疥癣之痒,难受难看不舒服;另一个是心腹大患,不治可能会危及生命。垃圾处理设施能力不足就是一个心腹大患。此次改革配套成立了设施处,专门负责相关市政基础设施建设。
  最近几年,垃圾增长量很快。从去年平均每天产生2.38万吨生活垃圾,与前一年相比增长了2100吨。按照这个速度,2020年,生活垃圾日均产量将达到3万吨左右。目前,北京几个主要垃圾处理设施均在超负荷运行,有的甚至达到230%速度填埋。如果不加紧建设垃圾处理设施,到时候遇到的最大问题就是垃圾围城,这不是危言耸听。
  今年,我们定的方案里面,有20项生活垃圾垃圾处理设施正在加紧推进建设。其中有5处垃圾处理厂是今年力推的,包括阿苏卫、通州、顺义二期、密云、怀柔等焚烧处理设施。2020年,垃圾的消纳能力要跟实际垃圾产生量相匹配,甚至要有较大弹性。焚烧能力富余后,还能把以前填埋的陈腐垃圾挖出来焚烧发电。
  新京报:之前的城市管理中存在什么问题?为什么进行这次机构改革?
  孙新军:城市管理系统的问题是一个慢性病,需要综合协调。以前过去强调专业化,导致“越管越窄”、“越管越细”,造成重条轻块,忽略了城市管理中应更着重在区域、块状的管理。
  这一次改革,进一步完成了综合管理和专业管理的结合,并突出管理的综合性,形成管理的合力。多部门共同合作,也能解决之前管理分散,“九龙治水”等情况。
  新京报:具体如何解决“九龙治水”,提升城市综合管理能力?
  孙新军:有些职能边界清晰的,如环境卫生等,归入城市管理委员会这个篮子里。但有些职能交叉极大,边界模糊的,如乱停车,既是环境问题也是交通问题,类似这样的,我们归到“首都环境建设管理委员会”这个筐里。不管在“篮”里还是“筐”里,要实现管理的无遗漏。
  相比之前的“首都环境建设委员会”,此次调整多了“管理”两个字,办公室仍设在我们委。这就意味着,职责特别明确的归一类,“退无可退、躲无可躲”,要担当起来。另一方面,有些似是而非、容易造成混淆,职能边界不清晰的,会由这个委员会进行综合协调。所以说既有主干性的东西,还有兜底的东西,这是改革的一个方向。
  新京报:“首都环境建设管理委员会”如何发挥统筹协调的作用?
  孙新军:与之前相比,首都环境建设管理委员职能和组成单位也有变化。在原有基础上,将公共服务企业纳入成员单位中,比如环卫集团、公交集团、热力集团、电力公司等。
  这个平台主要起到统筹协调的作用。这一次,我们要做实办公室会议,相关单位主管负责人都加入进来,成为兼职副主任,如城管、交通、环保等。把办公室主任会议作为日常机构,研究落实全市环境建设方面综合协调。
  把办公室会议的内容真正做实,真正做到能议事、决事、定事、办事,把决定背回去,组织落实,然后共同对区县和相关企业进行考核评价,做得更加有内容、力度和效率。
  新京报:北京仍饱受“大城市病”困扰,城市管理委下一步工作上有什么策略?
  孙新军:城市管理委近期工作总结下来,主要有四个特点。一个是啃骨头,尤其要啃难啃的骨头,如京哈线环境整治。第二是接山芋,还是烫手的山芋。我们是躲不掉的,必须接,比如背街小巷环境治理,很难,很容易反弹。第三个是提水壶,哪壶不开提哪壶,比如垃圾分类,搞了10几年仍然效果不佳。最后一个是捏散沙,要把各个方面统筹协调起来,用粘合剂和合适的力量巧妙地攥成团,形成团队,形成合力。
  城市病“病去如抽丝”,我们要不找借口,勇猛精进,把这丝抽得更快一些,更彻底一些。